《史记》伯夷列传

中国史上最为著名的洁行之士,无疑是伯夷和叔齐。在他们之前还有一个洁身自好的隐士许由。尧做皇帝的时候,听说许由是贤人,就想把天下让给他。许由听到这一风声,赶忙隐遁到颍水之阳的箕山。箕山在今天的河南登封,紧邻着天下之中的中岳嵩山,因为许由死后葬在这里,箕山又称许由山。尧又召许由做九州长,许由这次连听都不愿听了,跑到颍水之滨洗耳朵去了。这时,刚好巢父牵着牛犊来饮水,就问许由何以洗耳。许由说:尧召我做九州长,我痛恨听到这件事,所以洗耳。谁知巢父讽刺许由说:你如果住在高岸深谷之中,与人不相往来,谁能见到你?你本性就浮游,想用这种方法沽名钓誉而已,别污了牛犊的口。说完牵着牛犊去上游饮水了。

《史记》伯夷列传

伯夷、叔齐是辽西小国孤竹君的长子和三子。父亲欲立叔齐,父亲死后,叔齐不愿继位,要让给伯夷。伯夷也不愿继位,逃走了。叔齐步伯夷的后尘也逃走了。国人遂立二子。伯夷、叔齐听说西伯昌善养老,就投奔他而去。到了周的都城岐下,西伯刚死,周武王继位,把父亲的木制灵位载在战车上,正准备东进,讨伐以朝歌为都的纣王。伯夷、叔齐不顾安危,勒住武王的马缰劝谏说:父亲死了不葬,却发动战争,能说是孝吗?以臣弑君,能说是仁吗?姜太公称许伯夷、叔齐是义人,派兵丁搀扶着他们离去了。

夫学者载籍极博。尤考信于六艺。《诗》、《书》虽缺,然虞、

伯夷、叔齐指责武王伐纣是不孝不仁。

澳门新葡萄赌场娱乐,夏之文可知也。尧将逊位,让于虞舜,舜、禹之间,岳牧咸荐,乃试

武王以正义战争胜利者的名义,荣登大朔,谥父亲周侯西伯为周文王,中国史上正统的谱系确立了。伯夷、叔齐耻之,义不食周粟,隐于首阳山,采薇而食之。在伯夷、叔齐眼中,周王朝是不孝不仁得来的天下,因此他们以周王朝为耻,不食周粟,隐居首阳山,靠采薇维生。

之于位,典职数十年,功用既兴,然后授政。示天下重器,王者大统

采薇而食的日子并不好过,鲁迅先生在《故事新编·采薇》这篇小说中甚至给伯夷、叔齐列了一个薇菜的食谱:薇汤,薇羹,薇酱,清燉薇,原汤焖薇芽,生晒嫩薇叶……蜀汉谯周在《古史考》中记载了一个伯夷、叔齐饿死的传说:

,传天下若斯之难也。而说者曰:“尧让天下于许由,许由不受,耻

野有妇人谓之曰:子义不食周粟,此亦周之草木也。于是饿死。

之逃隐。及夏之时,有卞随务光者。”此何以称焉?太史公曰:余登

这是一个尖锐的指控。薇也是周朝的草木,你们不食周粟,却食周的草木,性质有何不同?面对这个尖锐的指控,伯夷、叔齐的道德优越感现出了巨大的裂痕,不能两全之下,只好饿死了事。

箕山,其上盖有许由冢云。孔子序列古之仁圣贤人,如吴太伯、伯夷

死前,伯夷、叔齐作了一首歌:

之论详矣。余以所闻,由、光义至高,其文辞不少概见,何哉?

登彼西山兮,采其薇矣。以暴易暴兮,不知其非矣。神农、虞、夏忽焉没兮,我安适归矣?于嗟徂兮,命之衰矣!

孔子曰:“伯夷、叔齐,不念旧恶,怨是用希。”“求仁得仁,

上那西山呀采它的薇菜,

又何怨乎?”余悲伯夷之意,睹轶诗可异焉。其传曰:伯夷、叔齐,

强盗来代强盗呀不知道这的不对。

孤竹君之二子也。父欲立叔齐。及父卒,叔齐让伯夷。伯夷曰:“父

神农虞夏一下子过去了,我又哪里去呢?

命也。”遂逃去。叔齐亦不肯立而逃之。国人立其中子。于是伯夷、

唉唉死罢,命里注定的晦气!

叔齐闻西伯昌善养老,“盍往归焉!”及至,西伯卒,武王载木主,

孔子曾经评价过伯夷、叔齐的品行,说:伯夷、叔齐,不念旧恶,怨是用稀。意思是伯夷、叔齐不记旧仇,怨恨自然就少了。可是孔子的下一句评语—求仁得仁,又何怨乎?—却有些一厢情愿,因为伯夷、叔齐临死前作的这首歌,明明是一首怨歌,尤其是尾句我安适归矣?于嗟徂兮,命之衰矣!,怨恨的意思清清楚楚,所以司马迁才会觉得二人的情绪异样。可惜司马迁没有深入追究下去,只是发出了好人早夭,坏人长寿的慨叹。

号为文王,东伐纣。伯夷、叔齐叩马而谏曰:“父死不葬,爰及干戈

在我看来,伯夷、叔齐的洁类似于许由洗耳的洁。虽然伯夷、叔齐一眼就看穿了中国史循环论的弊病—以暴易暴,但是避开以暴易暴的途径,却并非庄子所说的根本性的洁。就像颍水根本不可能洗净许由已经被污染的耳朵一样,首阳山的薇菜也仍然是周薇。伯夷、叔齐的道德困境证明了他们方法论的错误。所以鲁迅先生说:被压迫者即使没有报复的毒心,也决无被报复的恐惧,只有明明暗暗,吸血吃肉的凶手或其帮闲们,这才赠人以‘犯而勿校’或‘勿念旧恶’的格言。以暴易暴的非法性不能以不念旧恶为前提,不合作的义举也决不能以身体的饿死为旨归。

,可谓孝乎?以臣弑君,可谓仁乎?”左右欲兵之。太公曰:“此义

1996年冬天,我曾经登上过洛阳以北的首阳山。雪后初霁,密密麻麻的梯田在视野里伸展开去,伯夷、叔齐的小庙就简陋地建在山顶正中。满山寻找薇菜,找到的却是梯田里种的麦子和小米。小米,是的,今日的首阳山上遍种的小米,正是三千年前伯夷、叔齐不食的周粟!站在山顶,迎着即将降临的暮色,仿佛仍然能听见采薇的怨歌还在首阳山上回荡着,回荡着,也许永无消歇的一天。

人也。”扶而去之。武王已平殷乱,天下宗周,而伯夷、叔齐耻之,

伯夷、叔齐最后被一把周粟逼死,也许有人以为不值。遇到这种情况,你看孔子的态度多么潇洒:道不行,乘槎浮于海。干吗非要食你的周粟?我出国去!向东向西都能通往大海,伯夷、叔齐却只会钻山,这不是典型的小农思维模式吗?

义不食周粟,隐于首阳山,采薇而食之。及饿且死,作歌,其辞曰:

其实,伯夷、叔齐的意义在于,我偏不出国,我偏不食周粟,我就用这样一种自虐的方式表达自己信念的坚定,表达自己信仰的执著。

“登彼西山兮,采其薇矣。以暴易暴兮,不知其非矣。神农、虞、夏

无他,我就是要让你难堪,看你怎么着!

忽焉没兮,我安适归矣?于嗟徂兮,命之衰矣。”遂饿死首阳山。由

此观之,怨邪非邪?

或曰:“天道无亲,常与善人。”若伯夷、叔齐,可谓善人者非

邪?积仁洁行,如此而饿死。且七十子之徒,仲尼独荐颜渊为好学。

然回也屡空,糟糠不厌,而卒蚤夭。天之报施善人,其何如哉?盗跖

日杀不辜,肝人之肉,暴戾恣雎,聚党数千人,横行天下,竟以寿终

,是遵何德哉?此其犹大彰明较著者也。若至近世,操行不轨,事犯

忌讳,而终身逸乐,富厚累世不绝。或择地而蹈之,时然后出言,行

不由径,非公正不发愤,而遇祸灾者,不可胜数也,余甚惑焉。倘所

谓天道,是邪非邪?

子曰:“道不同,不相为谋。”亦各从其志也。故曰:“富贵如

可求,虽执鞭之士,吾亦为之。如不可求,从吾所好。”“岁寒,然

后知松柏之后凋。”举世混浊,清士乃见。岂以其重若彼,其轻若此

哉?“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焉。”贾子曰:“贪夫殉财,烈士殉名,

夸者死权,众庶冯生。”同明相照,同类相求。“云从龙,风从虎,

圣人作而万物睹。”伯夷、叔齐虽贤,得夫子而名益彰﹔颜渊虽笃学

,附骥尾而行益显。岩穴之士,趋舍有时,若此类名湮灭而不称,悲

夫。闾巷之人,欲砥行立名者,非附青云之士,恶能施于后世哉!

Leave a Comment.